只能让人发笑,这不是真正的动物园

首页

2018-10-04

  只能让人发笑,这不是真正的动物园  近日,保定动物园凭借着其神奇的展出动物在众多土味魔幻动物园中C位出道。 有网友在微博上表示,保定动物园养了一大堆麻将龟和甲鱼,兔子能在园区现买,鸡鸭鹅成群跑,颇有种田园农家乐的意思。

  这种风格不是独一份。 之前被网友吐槽过的,还有广西玉林的龟山动物园。

这家动物园脑洞大开,展出了一只招财长寿龟。

动物园里还有企鹅区,但企鹅全部是气球,乖巧地颤巍巍地站在水泥地上。

  这些所谓的奇葩动物园,只是挂了个动物园的名号。 如果找些家禽家畜,弄些木雕、气球,搞些莫名其妙的小型表演,就说自己是动物园,这门槛未免也太低了。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魔幻动物园成了一些人的快乐源泉,但老实说,它们顶多能叫旅游景点。

  住建部有文件专门为动物园下了定义,说它是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示范场所,是社会公益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,中心任务是开展野生动物综合保护和科学研究,并对公众进行科普教育和环境保护宣传。   现代动物园两大重要职能,一为保育,二为教育。

  再来看看前文所说的魔幻动物园。 养一群鸡鸭鹅,和野生动物综合保护好像不搭界;拿一只龟说是长寿招财龟,动物病恹恹懒洋洋地趴在笼子里,也很难教育出什么。 公众来到这些动物园,也许能哈哈大笑,但内心能有多大触动,能不能由此生发出尊重自然、保护自然的想法,得打上一个大写加粗的问号。 还有一点,动物园有社会公共服务功能和公益性特点,但这些魔幻动物园,更像是借着动物的幌子去圈钱,不地道。

  其实,可以理解中小城市动物园的发展困境。

毕竟,缺钱、缺地、也缺专业人才。 但动物园也不用非得长成一副模样。 每个地区、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色野生动物。

如果财力不够,也不必非要买来狮子老虎撑门面,本地的鸟类和兽类,同样能做文章。

笔者曾去过日本一座小城的水族馆,以展出水母为主,并在不同时段安排专人进行水母知识授课。 场馆虽小,却也尽职尽责地履行了保育和教育的功能。

  其实,小城市的动物园,也是城市里重要的休闲旅游去处和科普教育场所。 它不该被荒废,教育功能也不应被搁置。

用些心,园方也能借助VR等多样化的科技手段,让动物园为公众讲述一出出以自然保育为主题的故事。 故事的作用,不应只是逗人发笑。